另眼看|请给中国传统节日留点时间

2018-03-09 09:07 千龙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如果过节不放假还能叫过节么?刚过了三八妇女节,没有放半天假期的童鞋们又开始翻着月份牌,眼巴巴地盼着下一个节日。佛系心态,能观悲喜,放下执念。

惊蛰刚过,还没见回暖的迹象。春天里的传统节日并不少,因有着相似意义逐渐被简化,比如上巳节和花朝节都兼有踏青、会友、赶集的“功能”属性,逐渐被“合并同类项”,不能说是现代人过于现实和功利,实在是跑不赢时间。

37
2017年4月15日,在北京奥森公园,游人荡着沃伦轻舟皮划艇享受春色时光。

三月三日  上巳春嬉

白居易有诗云“何处春深好,春深上巳家。”上巳节,俗称三月三。据记载,春秋时期上巳节已流行,是举行“祓除畔浴”活动中最重要的节日。《论语》中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

女儿们一般“上巳春嬉”临水而行在水边游玩采兰,穿上漂亮的衣服,踏歌起舞,以驱除邪气。杜甫《丽人行》中写到,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”就是这一情形的真实写照。

另外,三月三上巳节与九月九重阳节相对应,正如汉刘歆《西京杂记》称:“三月上巳,九月重阳,使女游戏,就此祓禊登高。”一个在暮春,一个在暮秋,伴随着踏青和辞青。

关于上巳节在宋代的衰落式微,有些学者认为其时的上巳节已经藏于日渐彰显的清明节里,其原因为:一是寒食、清明、上巳三节时间相近,一旦以认宗归族、祭奠先人为主旨的清明节为更多的人所接受,其他的寒食、上巳便只能日渐消退。二是发端于上古的上巳节,带有浓重的巫术意味,到理学兴盛的中古时期便只能被压制规范。当然,可能还跟当时皇帝不提倡有关。

36
2017年4月3日,天津大学汉服社举行花朝节祭花神活动,传播中华传统礼仪。当天天津大学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海棠季校园开放日活动。

春到花朝  踏青赏红

花朝节俗称“花神节”、“百花生日”、“花神生日”。自春秋起源,袭至明清,其重要程度可与中秋相媲,中秋古时又称“月夕”,形成“花朝月夕”、“花朝月夜”等成语,用来形容良辰美景。

宋代吴自牧《梦粱录·二月望》:“仲春十五日为花朝节,浙间风俗,以为春序正中,百花争放之时,最堪游赏。”又有以农历二月初二日或十二日为花朝节者,当是因各地花信早迟之故。“百花生日是良辰,未到花朝一半春。万紫千红披锦绣,尚劳点缀贺花神”,清人蔡云的这首《咏花朝》是旧时江南民间庆贺百花生日风俗盛况的写照。

在花朝节这天,相邀友朋数人赏春游玩,扑蝶挑菜、拈香祈福。姑娘们剪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,称为“赏红”。各地还有“装狮花”、“放花神灯”等风俗纪念百花的生日。曾经在文人笔下的花朝节,却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仅保留在港澳台地区和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。

现代都市化的生活在很多方面与中国传统文化观念已然不合拍,有些具有仪式感的传统民俗节日逐渐消失,背后是习俗的转变和观念的更新。要想恢复传统节日的仪式感和精神内涵,请给中国传统节日留点时间。

责任编辑:纪敬(QC0003)